本文乃轉錄他人文章

這篇文章我看了之後有很大的感觸 其實有時候本來不意料中的事情 他往往就這樣發生了

突然到你不知道如何面對 連最重要的家人都傷害了也不知覺 後悔也來不及了

不但洗三溫暖,還練就一身寒冰烈火掌

原文出處:http://www.wretch.cc/blog/kuanling2003/4667115

已經過了凌晨,我跟老公還再不停的討論著...


先說我們今天傍晚搬了許多的食材回來。

原因無他,原來是誼明房東竟然熊熊將她店裡斷水斷電,
完全無視於當初說好讓誼明做到月底的允諾。

既然沒有了水電,誼明也沒有辦法做生意,
冰箱裡的東西、店裡的器具,她call我過去將能用的都拿回來用吧!
(我們真的搬了一堆東西,為了不讓誼明虧太多,我還給了二千元,多少補貼一點)

我們在誼明的店裡搬東搬西的,沒有想到這個時候我們自己的店裡竟然正狂風暴雨中。

原來是妹夫跟大嫂出現了摩擦。

這件事的起因是因為大嫂去跟全多麥(就是當初我們頂下來的原店東)老闆娘說我們不過去她的店裡學習技術,
而是要去XX漢堡(進貨的食材商,也有自己品牌的連鎖早餐店)學。
全多麥老闆娘一聽,馬上跟大嫂說那我們就不能去她那兒學技術了。

當初我聽到這件事的時候,很不能接受。

我不知道為什麼大嫂會覺得需要跟全多麥老闆娘說明我們去哪裡學技術。
大嫂的說法是:她已經連續一個星期都過去全多麥學,突然不去了,總要跟人家說一聲。
我的想法是:如果是這樣,可以說去別的朋友那邊學,也沒有必要說出我們跟誰叫貨、去跟誰學習啊!

當初全多麥不願意提供廠商給我們,不就是因為防著我們,不希望我們知道他們店裡東西的來源?
而我們卻傻傻地去告訴同樣是早餐店的競爭對手?
這種攸關洩漏商業機密(雖然沒有這麼嚴重)給敵方的事情,讓我目瞪口呆,
而且我心裡知道大嫂還會因為頂讓金尚未付清而繼續與全多麥老闆娘接觸,
擔心萬一大嫂不懂得防人有所保留,這下子不是什麼都讓全多麥知道了嗎?

我跟妹夫說,是因為我除了抱怨之外,還考慮該怎麼去跟大嫂說這類"同業相忌"的事情。

妹跟妹夫,也跟我一樣,覺得進貨這種事情並不需要讓其他人知道,
而我沒有想到的,是妹夫會直接問大嫂為何會去跟全多麥老闆娘報告我們要進XX漢堡的食材...


就在我從誼明店裡回來之後,妹夫他們就說要回去了。
一時之間,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直覺他們是要去吃飯。

沒過多久,大哥大嫂也回去了。


稍晚,妹打電話來,說是妹夫要她轉達,以後店裡的事情他都不想再管。

原本,我們是想請做過鐵板燒師傅的妹夫先幫忙站煎台,讓大嫂在一旁跟著學習,
這下子妹夫不幫忙了,我們的店還開得成嗎?


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跟老公帶著孩子回爺爺家吃晚飯。
沒有留意到大嫂的狀況,心裡只惦記著怎麼跟大哥大嫂說妹夫不幫忙的事情。
(當初頂下這間店,妹夫也出了不少主意,現在說不做,真不知道大哥會怎麼想...)

隨便吃過東西之後,我又回到12樓清理房間。

接到大哥的電話,說是找妹夫電話不通。
我知道妹夫的手機沒電了,跟大哥說明的時候心裡還在猶豫著怎麼跟他講妹夫的事。

大哥一連撥了幾通電話來問,我問了他找妹夫有什麼事情。

大哥說他想找妹夫聊聊,關於大嫂的事情...
說大嫂不是有心要說出我們學習以及進貨的廠商,
說大嫂單純沒有心機,換做是他,他也一樣會說出來....

聽著聽著,我突然有很多想法。
(既然大哥會跟妹夫說我的"沉默"讓他們覺得我對於開店的事情仿如"置身事外",那我就全盤說出吧!)
(我的沉默,一來是因為這間店原本就不是我承接的;二來是因為我知道人多口雜,每多一個人說話,事情就多一分難度...)
(再說,由我決定的事,責任就由我來背;以後好壞,我敢承擔嗎?我這是用別人的錢在玩耶!)

我說了很多類似這樣子的事,大哥也有不同的想法與看法,
也許相同、也許不同。

掛上電話以後,發現跟大哥用手機(12樓的電話已經辦移機了)講了半個多小時,
天知道這通電話要花多少錢啊!

沒多久,大哥又打電話來,輕描淡寫說大嫂在哭,這下子我的腦袋又空空...

大哥在電話裡說,店我自己下去經營吧!大嫂不做了!
他說,他不想要再看大嫂為了這間店一直這麼累、壓力這麼大。


在電話的這頭的我,說不出話來。
我什麼都能接受,但是做與不做都不是由我決定的,
做也好,不做也罷,只是我的家,已經搬了一半,該怎麼做,我茫然無知。

後來,我跟妹、妹夫提到這件事(我都還沒跟大哥說妹夫不想管店裡的事情這件事),
討論之後,覺得如果大嫂是因為擔心煎台的責任與壓力過大,
不然,煎台的部份請誼明來幫忙,讓大嫂接"飲料"的位置就可以了吧。
(畢竟大嫂也花了時間去學,放棄真的好可惜)。

討論好之後,我又撥了大哥家的電話,響了很久,姪女萍才來接電話,
我請她幫忙轉達請爸爸來接電話(我相信大嫂的心情應該還沒有回復好),
等了超過十分鐘,萍又回來接了電話,說爸爸媽媽好像沒有意思要來接電話,
我很擔心的問了萍,爸爸媽媽不接電話是不是因為吵架?
萍支支吾吾,不敢明說,
但我從她「我不知道,我"躲進"哥哥的房間裡...」的用詞間已經知道大哥大嫂必有一番爭吵。


回到店裡之後,我跟老公繼續談著這件事,
未來對我來說,還是渺渺茫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alaking 的頭像
balaking

バラ熊のブラクです

balak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